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岫岩玉文化与中华文明”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岫岩玉文化与中华文明”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8-25

5月16号上午,由中国玉文化研究会主办,辽宁省岫岩县政协和岫岩玉商会承办的,“从兴隆洼到三星堆·金沙——岫岩玉文化与中华文明”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国测会议中心召开。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国家博物馆、科学出版社、北京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暨南大学、辽宁大学等单位的领导、专家学者以及玉文化爱好者100多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会议现场

中国玉文化研究会会长侯彦成致辞表示,岫岩玉的考古发现及文献记载,展示出一幅中国古代玉文化史发展的画卷。岫岩玉开创了中国新石器时代雕琢和使用玉器之先河,不仅奠定了中国玉文化的根基,而且是中国八千年玉文化史的见证。

“玉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一大特色。”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研究员视频致辞说,中国古代先民对岫岩玉的认识和利用,以及它在中华文明起源形成过程的地位和作用,值得进一步研究。针对三星堆考古新发现中传出有出土玉器为岫岩玉的说法,他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但其证实还有待于对玉料的科学检测和分析研究。

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王时麒教授说,标志中华玉文化最早的兴隆洼文化玉器和第一高峰红山文化玉器,其所用玉料主要为岫岩的闪石玉,这表明岫岩闪石玉是中国开发和利用最早最多的玉料,是中华玉文化的“开路先锋”,堪称“中华第一玉”。他呼吁尽快在岫岩建设“中华第一玉文化博物馆”。

“中国玉文化与中华文化一样,也具有多元一体的发展过程。”今年94岁高龄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卢兆荫研究员表示,中国玉文化从史前时期开始,就是由中西部的仰韶文化玉器、东南部的良渚文化玉器和东北部的红山文化玉器这三大玉器群组成,进入历史时期,这三大玉器群逐渐走向一体化,例如,殷墟妇好墓玉器主要是继承华夏文化二里头玉器的传统,同时也具有明显的红山文化玉器和良渚文化玉器的文化因素。经过春秋战国到秦汉统一大帝国的建立,多元的中国玉文化终于在汉代完成一体化的全过程,并继续发展。

中华民族爱玉和用玉的传统始自兴隆洼文化时期,距今已有8000 余年的历史,延续至今,未曾中断,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涵之一。从科学考古发掘出土的玉器资料看,以兴隆洼文化为例,岫岩玉奠定了中国八千年玉文化发展史的深厚根基,在中国玉文化发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以红山文化玉器为例,岫岩玉见证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形成和永续发展的光辉历程,成为中国史前雕琢和使用玉器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高峰,对夏商周及后世用玉制度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远古兴隆洼人和红山人独爱岫岩透闪石河磨玉,悠长的历史和无以伦比的价值使其成为当今中国乃至世界最稀有、最珍贵的玉石资源。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西约8公里的三星村,1929年燕道成、燕青保父子开掘水塘时,在沟底发现400余件玉石器,三星堆文明横空出世。2020年9月,三星堆祭祀区新一轮的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启动,新发现6座“祭祀坑”。此次发掘取得了重要成果,,目前出土各类器物总数已超过500件,包含多种此前从未发现的器类,对于丰富古蜀文明的内涵、研究三星堆文化与中原夏商王朝及其与周邻文化的关系提供了重要资料,成为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重要证据。2021年3月20至23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在三星堆遗址发掘现场进行了持续 4天的直播,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直播中5号祭祀坑出土一件椭圆形玉器,经现场初步检测可能为岫岩玉,得到鞍山市和岫岩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

会议现场

金沙遗址位于成都市西北,2001年施工过程中被发现,随后进行了科学发掘。出土数千件金器、铜器、玉器、石器,是继三星堆之后四川商周时期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对古蜀文化的研究意义重大。金沙遗址出土的十节玉琼,系用岫岩黄绿色透闪石河磨玉制成,带有明显的红色石皮,体量很大,工艺精湛,应是良渚文化遗玉,但用岫岩河磨玉制成,充分显示了岫岩玉在良渚文化和古蜀文明中的强大影响力与生命力。

5月8-10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专家组亲赴三星堆遗址发掘现场和三星堆遗址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进行参观调研,重点对十节玉进行了观察,并与四川省文化厅王毅厅长、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唐飞院长和金沙遗址博物馆朱章义馆长、王方副馆长进行了交流,得出以下两点重要认识:三星堆遗址出土的一件长梯形玉,此项玉雕工艺由兴隆洼文化首创,被后世传承,并对三星堆文化产生了一定影响;金沙遗址出土的十节玉,应为良渚文化遗物,整体呈黄绿色,带有红色石皮,玉料为岫岩透闪石河磨玉,被金沙人当做礼地的圣物使用,岫岩玉文化在史前至夏商周时期的重要地位与作用由此可见一斑。

岫岩县政协主席孔华向参会代表介绍展品

“岫岩玉文化与中华文明”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