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论修志与用志的辩证关系

论修志与用志的辩证关系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6-05

《上海地方志》杂志是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的公开出版学术性季刊,旨在加强地方志理论研究、促进地方志学科建设、搭建地方志研究交流平台,推动地方志事业发展。为扩大社会影响力,从2020年7月30日起,“方志上海”微信公众号每周推出一篇《上海地方志》已刊发文章,主题涉及志书、年鉴、地方史、方志文献等方面,其中不乏著名专家和学者倾力之作,供大家借鉴交流。欢迎大家留言提出办刊建议,期待大家向《上海地方志》投稿,投稿邮箱shdfz@shtong.gov.cn。

文章论证了修志与用志辩证关系,且认为修志与用志辩证关系可概括为三方面。

一是修志对用志的决定作用,主要体现有三:其一,修志为用志创造客体对象;其二修志给用志做诸多规定;其三修志为用志创造新需要和主体。

二是用志对修志的反作用,主要体现有三,其一,用志使志书的潜在价值转化为现实价值;其二,用志为修志生产出新的需要;其三,用志为修志生产出主体素质。

三是修志与用志的相互作用,主要体现亦有三:其一,互为条件,互相依存;其二,彼此交织,相辅相成;其三,修志是手段,用志是目的。

修志与用志辩证关系问题是宏观方志学所应当研究的一个基本理论问题。据史籍记载,自南宋始,就有学者开始探究修志与用志关系问题。现有的那些方志学通论(或概论)多未论及此问题,这无疑是一个应当弥补的缺憾。

纵观历史可知,自从有方志以来,就客观地存在着修志与用志的关系问题。例如,南宋李昴英就认为,若修志记事有偏颇,那就会影响用志。他说:志书乃“扶植世教之一助也。若曰山川之扁、丘赋之额、鸟兽草木之名而已尔,焉用志?”(李昴英:淳祐《重修南海志序》,康熙《南海县志》卷首)

至明代,已有不少学者论及修志与用志关系问题。其中王鉴之对修志与用志关系问题的认识最有见地。他认为,郡邑一旦修成志书就得注意用志。他说:“近世郡邑多有志,大抵患不以实不能垂诸永久。或成之而复更,或有之而不用,均为废器。”(《赵州志序》,正德《赵州志》卷首)

清代章学诚则明确提出修志“将求其实用”的主张。他说:“夫修志者,非示观美,将求其实用也。”(《记与戴东原论修志》,《章学诚遗书》卷十四《方志略例》一)民国吴宗慈加以继承和发展,更明确提出“修志以实用为归”的主张。他说:“修志所以期实用也。”尽管在旧时代就不断有人提出为用志而修志的主张,但因时代和阶级局限,彼时这些主张皆不可能成为修志界的主导观念。《记与戴东原论修志》书影(《章学诚遗书》卷十四《方志略例》)

2001年12月20日,李铁映为了进一步增强广大方志工作者践行“修志为用”这一理念的自觉性,,他曾提出一个方志理论研究的新课题。他号召说:“要进一步研究修志和用志的辩证关系。”那么在修志与用志之间究竟存在着一种怎样的辩证关系呢?愚以为可从如下三方面去认识:

一、

修志对用志的决定作用

以经济哲学观点去审视,修志与用志关系就是一种生产与消费关系。众所周知,生产对于消费是起着决定作用的。马克思曾经指山:生产和消费“无论如何表现为一个过程的两个要素,在这个过程中,生产是实际的起点,因而也是居于支配地位的要素。”马克思这些话同样适用于修志与用志的关系。也就是说,修志对于用志也是有决定作用的。这种决定作用主要体现于如下三方面:

1.修志为用志创造客体对象

修志如同人的各种社会活动一样,必须有其客体对象,否则其活动便无由展开。马克思指出:生产“为消费提供材料、对象。消费而无对象,不成其为消费。”一般生产与消费关系是如此,修志与用志关系也是如此。修志最终要生产出物化形态的志书,以为用志活动提供对象。拙书也曾说过:“方志编纂最终生产出物化形态的方志文本,从而为接受活动创造了逻辑前提。假如没有方志编纂那就没有方志文本;没有方志文本,那么发行、销售、交流、阅读、评议、研究、利用等一切接受活动便都得成为一句空话。”

2.修志给用志做诸多规定

修志不仅为用志创造对象,而且还给用志做诸多规定。马克思指出:“生产为消费创造的不只是对象。它也给予消费以消费的规定性、消费的性质,使消费得以完成。”“生产决定消费的方式”。马克思所述这些道理同样适用于修志与用志关系。经验常识告诉我们,修志作为带有起点性质的生产过程,它是以形成物化志书为终结的。因此修志直接规定着志书内容、结构、形式、语言、规模、质量、篇幅等。这些规定又直接制约着用志者的使用志书的内容、范围、方式、方向、水平等。仅就用志者的使用内容而言,尽管某一具体志书所载具体内容可以在不同读者心中呈现为不同的体验和认识,即如通常文论所云:人们有“说不尽的莎士比亚”,“有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阿Q”。但尽管如此,人们说不完的仍然是莎士比亚,一百个读者心中呈现的也仍然是阿Q,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因此,作为修志结果的志书内容对读志者可能接受的范围是直接起规定作用的。

3.为用志创造新需要和主体
论修志与用志的辩证关系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