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院士乱象”不断,如何才能让院士称号回归荣誉和学术本位?

“院士乱象”不断,如何才能让院士称号回归荣誉和学术本位?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6-10

  “个别院士应邀参加各种与本学术领域无关的活动,不合理站台、撑门面等现象还是时有发生,有的院士在两个单位或多个单位受聘取酬……”日前,中国工程院院长李晓红在中国工程院第十五次院士大会上,痛批院士群体中的各类乱象。

  院士制度是国家为激励科研工作者而设立的一项重要人才制度。但长久以来,我国院士制度仍存在一些社会关注、科技界反映较突出的问题,由此引发的负面新闻不断,饱受社会诟病。如何才能让院士称号真正回归荣誉和学术本位?(摘编自澎湃新闻、《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长江日报》)

  评选中的“圈子文化”

  每两年一次的两院院士增选,关系的不仅是候选者个人的学术和声誉。由于社会上对院士的过度追捧,在院士评选中,不乏单位和团队“运作”的情况出现,有的地方和单位甚至制定了“院士工程”,组织了强大的“公关”团队。

  据统计,目前全国两院院士共1696人(不包括外籍院士,中国工程院894人,中国科学院802人)。两院院士的增选程序大同小异——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候选人由院士和学术团体推荐,不受理个人申请;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候选人可单独通过院士或有关学术团体提名,也可以同时通过以上两种渠道提名,不受理个人申请。

  近年来,有多位院士公开表示,院士增选实行“推荐制”而非“申报制”,地方、学会、单位等都可以推荐院士候选人,难免带来行政干预和“活动空间”。中国科学院院士马志明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有人会提前来“拜访”他,甚至这届院士评审会刚开完,就有人打来电话,要“预约”下一届的院士。对于这种四处“活动”的人,马志明没给过好脸色。还有院士表示,快到院士评选期时,一些院士候选人就以邀请开会等名目与拥有投票权的院士接触,好吃好喝好招待。

  一些候选人所在的单位也加入到“跑院士”的行列。某高校资深研究人员表示,一个单位能培养出一个院士是巨大的荣誉,如今只要是稍微像样点的大学,都有“培养院士”的规划。而到了院士评选阶段,更是需要单位出面,组织强大的公关团队,给予强大的财力支持,这在圈内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其实,“圈子文化”令不少圈内人深恶痛绝。2019年9月17日,中国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联合举行“弘扬科学家精神、树立良好作风学风”座谈会。会上,包括7位院士在内的10位中青年科学家共同签署了一份面向全国科技工作者的《“弘扬科学家精神、树立良好作风学风”倡议书》。《倡议书》提到,抵制各种人情评审,在院士增选等各种评审活动中率先做到不“打招呼”,不“走关系”,不投感情票、单位票、利益票。

  不少院士工作站徒有虚名

  一旦有了院士头衔,他们很快就会受到一些院校、科研机构和企业单位的争抢。当然,有的是渴慕人才,但有的则是把院士当做“装潢”门面的“金字招牌”。各地近年来兴建的院士工作站,就是最典型的表现之一。

  院士工作站,原本是组织和动员广大科技工作者服务基层、服务企业,推进产学研结合的好创意、好形式。2003年,全国首家院士工作站诞生在沈阳的黎明航发集团,这是把院士作为高端智力引入企业的开端。随后,辽宁曾在4年间建了56家院士工作站,为振兴老工业基地提供了智力支撑和人才保障。后来,经中国科协试点,各地科协开始积极推进院士工作站建设。然而近年来,各地方、企业一拥而上,将创建“院士工作站”视为政绩,当作寻求经费与补贴的手段。

  “很多地方热衷于搞这个事情。”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对院士专家工作站数量激增表示担忧。一家外地企业曾三番五次来武汉找曹文宣,希望能合作建院士专家工作站。曹文宣问:“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我去建院士工作站?”对方回答:“因为有经费补贴,申报成功奖励100万元!”

  地方对建院士专家工作站支持力度在不断攀升。每新建一家院士专家工作站,在陕西最高可获300万元资助,在云南最高可获1000万元的科技项目扶持。截至2018年,全国31个省(区、市)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近5000家。很显然,院士工作站数量太多,院士明显不够用。院士到了院士工作站,常常不是工作,而是站台。一个极端的案例是,某位院士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建了89家院士专家工作站,甚至曾经一天要参加两场院士工作站的揭牌仪式。

  荒诞的数据和案例,揭开了院士工作站泛滥现象的冰山一角。2019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意见》明确规定:每名未退休院士受聘的院士工作站不超过1个,退休院士不超过3个,院士在每个工作站全职工作时间每年不少于3个月。

“院士乱象”不断,如何才能让院士称号回归荣誉和学术本位?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