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韩水法《留下集》:留下一位哲学学者20余年的学术轨迹

韩水法《留下集》:留下一位哲学学者20余年的学术轨迹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6-10

韩水法是北大哲学系教授,他学术兴趣广博、多有涉猎,从浪漫主义到汉语哲学,从文明冲突到书画册页,从政治哲学到士林山水,都有一定深度的研究。20余年来,他将这些学术思考写成随笔或是发言稿,散落各处。

今年,商务印书馆将这些文字辑录,编成《留下集》。《留下集》收录了韩水法20余年来累积写成的62篇学术随笔,依文体和形式分为“题解”“序跋”“散章”“发言”“对话与访谈”五辑,充分记录了他学术研究领域的广泛和学术兴趣演变的轨迹。

“做学术研究,有如一场有去无回的远行,你得一直往前走,才能达到微茫处的那些遥远的目的。偶尔停下来,歇一会,回顾先前走过的地方,或会想起,曾经路过了许多景色瑰丽的地方,产生了那么多的念头而且记了下来。重温之后,做个标记,依然向前赶路,学本无涯,行难中辍。” 对韩水法而言,收录在《留下集》中的文字,就如学术途程上的一个回顾,让他可以稍微回顾前路,继续出发。

5月30日,《留下集》读书会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十余位学者友人相聚,与韩水法一起,回顾了这本学术随笔集中的闪光思想。

 

读书会现场

闪光的思想碎片

《留下集》中收录的作品很多,体例也很杂,涉及领域广阔。但用韩水法的话说,这并不代表文集中阐述的观念就是零碎的思想,它们是“持续运行中的思想的部分”,有些虽是片段,却也围绕他关切的问题展开。可以说,《留下集》中的文章是他学术研究中的“非正式论文”,记录了他20余年学术研究领域的分布和学术兴趣演变的轨迹。

“这个集子虽然归在学术随笔里,但是其中都有新的观点和新的看法,这是我的学术原则。”韩水法现在的习惯是没有新的观点和想法,就不写文章,即使是随笔和发言稿,他也严格要求自己。随笔中涉及历史和社会的内容,他也都会按照学术规范去考证。

如今回顾这些随笔,韩水法依然能找到许多颇有深层意义的学术思考内容。例如“题解”部分的5篇文章,就是他为《北大德国研究》每期主题论文所写引言性文章。《北大德国研究》是北京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的学书丛刊,因为中心的主要学术会议韩水法基本都有参加,从第四卷起,他应中心创始人谷裕邀请,为每卷主题论文撰写题解,“回想起来,,这些题目关涉当代的重大问题,且颇有前瞻性。”

还有一些文章则是韩水法正在从事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韩水法说自己兴趣广泛,经常同时做几个领域的研究,这些研究有的还未形成阶段性论文,却在会议发言中体现出独特的思考。《士林浪子与山水》是韩水法2019年在“山水”论坛上的发言整理稿,也是他自己非常喜欢的一篇。在这篇文章中,他提出了“士林浪子”的概念,用以概括那些士大夫中的“浪子”,从柳永这个典型的“士林浪子”出发,他找到了杜牧、韦庄、苏曼殊、郁达夫等一批有相同特征的文人,勾连出浪子与山水之间的关系。

“书中所有的文章除了个别一两篇讲话,其实都是面向实际的问题,或者是讨论现实的问题。”韩水法表示,“现实的问题”包括现实社会的问题,也包括实际的学术问题,“基本上都是面向我觉得重要的问题,或者是我觉得现在应该讨论的问题来谈。”

 

《留下集》

跨学科的广阔视野

在中国政法大学哲学系教授文兵看来,《留下集》体现了韩水法群书的轨迹,汇集了他这几年的学术思考,“他的视野非常广阔,从韦伯到康德,从政治哲学到汉语哲学,从大学改革到学科建设都有一些相应的论述,我觉得这是很多做西方哲学的学者所缺少的。”

文兵认为,学科只是现代的产物,从前知识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分门别类。而韩水法提倡“知识打通”,自己也身体力行,“开放的心态造成他的知识宽广。”

浙江省社科院教授陈野亦提到了这一点,她将《留下集》概括为五个“汇通”:“中西汇通”、“古今汇通”、“文史哲汇通”、“基础研究与现实关切的汇通”、“学术研究的写作方法与文学写作方法的汇通”。在她看来,韩水法在自己的研究内容上跨越了众多领域,不仅有纵深历史观察,也有对当下的深刻思考,这样的研究姿态,让很多其他专业的学者读过,亦能从中得到启发。
韩水法《留下集》:留下一位哲学学者20余年的学术轨迹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