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章培恒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座谈会:学术大家,高风怀仁

章培恒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座谈会:学术大家,高风怀仁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6-18

2021年6月12日,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举办了“章培恒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座谈会”,会议以线上和线下两种形式展开,数十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会议并发言,为我们重现复旦大学杰出教授、古籍所创所所长章培恒先生作为文史大家的学问风骨。

章先生是共和国培养的第一批研究中国文学的学者代表。他一生学术成就卓著,在古籍整理、文献考证以及学科建设等方面均有突出贡献,尤其精于文学史著述,与骆玉明教授合作主编的《中国文学史新著》,成为中国现代学术发展的里程碑之作。章先生一生几经磨难。先是1954年因受胡风案牵连,被开除党籍;1999年又罹患癌症,此后病情几经反复,于2011年6月7日去世。他虽生平遭遇坎坷,但百折不挠,以有限的时间精力,追求永无止境的学问。其为人任真敢言、耿介率性的侠士风骨,尊师重道、提携后辈的处事风范,至今令人追慕缅怀。1983年,章先生在复旦中文系1979级毕业生的毕业纪念册上题了四句话:“追求真理,锲而不舍,纵罹困厄,毋变初衷。”这几句话也可以说是其行实写照。

“章培恒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座谈会”现场

游观中外,纵横古今

关于章培恒先生的学术贡献,与会的各位先生、学者多有谈论,涉及章先生在文学史著述、文献整理考证、学科建设等方面取得的突出成就。

复旦大学陈志敏副校长深切缅怀章培恒先生数十年来为中国文学史的研究、为中国文学学科的建设,特别是为复旦大学中文学科的持续发展所作的杰出贡献,并表达崇高的敬意和由衷的感谢。他表示,章先生“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文学史家精神、诲人不倦的师道风范,薪火相传,日久弥新。章先生独立思考、求真务实、追求卓越的学术品格,永远值得我们缅怀和发扬光大。他提到2018年章先生入选首批“上海社科大师”,作为文史研究的名家大师,他的治学精神获得了礼赞,同时希望像章先生这样老一辈优秀学者所铸就的学术品格,能够得到后辈学者的继承和发扬。

人民教育出版社原社长马樟根先生曾担任古委会副主任,他主要谈及章先生在古委会工作中的贡献,认为几十年来高校古籍整理研究等方面所取得的成绩,与章先生在规划制定、培养人才、成果评审方面的努力分不开。武汉大学古籍所宗福邦教授也曾向他提及,武大古籍所《故训汇纂》《古音汇纂》两本大型工具书,之所以能够顺利完成,都离不开章培恒先生给予的宝贵帮助。

复旦大学王水照先生的发言提到,他最早关注章先生的学术研究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看到他一篇论晚清谴责小说的论文,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位文章高手。他认为章先生一生治学特点是,凡事勤于思考,绝不人云亦云,敢于提出经过认真研究的独立见解。其第一部著述《洪昇年谱》虽是谱学之作,但重点解决洪昇所谓“抗清复明”的思想争论问题,是一部别具特色而充满理论色彩的年谱。他的第一部学术论集命名为《献疑集》,其中收录诸多质疑商榷之名作,如《西游记》非吴承恩所作,施耐庵与《水浒传》,《辨奸论》乃苏洵真作等等,均是数万字鸿篇巨制,连主张《辨奸论》为伪作的权威史家也赞为论证严整、无懈可击。王先生还特别提到章先生晚年病中艰苦编著《中国文学史》的情形。他认为像《中国文学史新著》增订本导论之类的文字,洋洋洒洒,一字不苟,章先生生命之火虽已经快萎,而学术生命力仍旺盛不减。“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可以用来评价章先生著史的成果。复旦大学朱立元教授认为章先生学问的可贵之处,在于他并不局限于古代文学或古代文论,也十分重视文艺理论、哲学理论。他作为古典文学研究专家而非研究文艺理论的学者,提出以人性为线索来贯穿文学史的研究,这是很了不起的,其理论功底之深厚,令人敬佩。

日本京都大学金文京教授重新翻阅了章先生跟骆玉明教授合编的《中国文学史》,他认为这本书有很多精辟的见解,确实是部经典著作,同时也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他期待年轻学者积极去挑战章先生留下来的这些问题甚至提出不同的见解,这样才是在真正意义上对章先生学术精神的继承和发扬。而骆玉明教授提到,章先生最初是想写一部理论性比较强的著作,原本的题目是《中国文学的路》,后来才变成文学史。他们写作文学史的背后,其实关注着中国人的发展、中国的命运这样更深的问题。所以要以人性的发展作为文学史的线索,这其实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的理论背景之上,关心人的自觉与自由,人的本质完成。所以古代文学的研究,对于章先生来说,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学术问题。
章培恒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座谈会:学术大家,高风怀仁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