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推动丝绸之路学术研究向更深层次发展

推动丝绸之路学术研究向更深层次发展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6-27

 

中国社会科学网西安讯(记者 陆航 实习记者 杨非非)粟特(Sogdians)是中亚历史上著名的商业民族,是中古时期中国与西域,中亚政治、经济、文化、宗教、艺术交流的重要使者,也是华夏文明与更遥远的西亚乃至地中海文明沟通的媒介。6月26日,“文明的推动与互动:丝绸之路上的粟特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陕西师范大学举行。陕西师范大学副校长党怀兴、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庞雅妮出席会议开幕式并致辞。来自海内外历史、考古与丝绸之路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近60人,围绕粟特与丝绸之路文明互动的理论与现实问题,以线上线下并行的形式进行文明对话,积极推动丝绸之路学术研究向更深层次发展。

  丝绸之路是古代一条连接欧亚大陆经济往来、贸易往来的重要通道,这条道路不仅是商贸之路,更是文明互动之路。生活在中亚阿姆河、锡尔河之间索格底亚那地区的粟特人,中国史籍中称为“昭武九姓胡”,将胡风带进了中原,为中华文明注入了鲜活生动的气息。党怀兴在致辞中表示,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同时也曾是粟特人活动的区域,在西安及周边地区陆续出土了入华粟特人丰富的考古文物和墓志资料,对进一步研究粟特人宗教文化、社会生活以及与胡汉交流等提供了重要的资料,体现出中华民族开放包容的精神状态和盛世气象,也见证了中原文化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文明互鉴。作为丝路重镇的西安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此次国际学术会议的召开,将为丝绸之路研究的专家学者们提供交流互动的学术平台,必将推动丝绸之路学术研究向更深层次发展,取得丰富的研究成果。

  当博物馆的核心业务得以生机勃勃开展时,博物馆才会更好担当起文化传播机构的社会责任,完成好时代赋予的使命。庞雅妮在致辞中表示,粟特人是丝绸之路贸易活动的主要承担者,最迟从4世纪起就已经进入我国内地。粟特人不仅从事商业贸易,并且作为外交使节、军事将领、翻译,以及乐舞、绘画、雕塑等方面的专门人才,广泛参与并影响了我国中古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学术研究是博物馆核心业务中的核心,通过举办此次学术研讨会,这一有效促进学术研究的方式,碰撞观点、激荡思想,有利于提高丝绸之路相关学术研究的水平,取得与会学者所期待的丰硕成果。

  系统梳理入华粟特人研究的历程、问题与前瞻,对推进丝绸之路研究具有重要学术意义。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荣新江指出,粟特人入华史是随着20世纪初叶的考古发现而揭开研究序幕的,最初更多的是利用汉文传统史料记载,敦煌吐鲁番出土的粟特语文书也很早就被解读出来,推动了相关研究。作为入华粟特人研究的主要参照资料,即粟特本土考古文物的研究,则是等到苏联解体以后才大量进入中国学者的研究视野。与此同时,粟特文古信札的解读进步,大量敦煌吐鲁番出土汉文文书的整理刊布,汉语或汉语粟特语双语墓志及其他石刻史料的大量发表,包括固原粟特史氏家族墓志,都大大推动了此项研究。而可以称之为入华粟特人研究新时代的,是西安、太原等地虞弘、安伽、史君等粟特首领墓葬的发现,引起学界热烈讨论,极大地推进了入华粟特人的研究。荣新江指出,针对粟特研究热潮中产生的“泛粟特化倾向”则需要加以批判。“到底什么是‘粟特人’?什么是‘粟特文化’?”这类问题需要从多学科的视角来还原入华粟特人,要深入分析粟特人的“汉化”“突厥化”“沙陀化”问题,时段从安史之乱到晚唐五代宋初,可以从粟特人名的粟特语复原,揭示粟特人的历史记忆问题。

  隋唐时代粟特胡商的艺术形象,是国内外学术界和艺术界对中国古代多元文化印象中的认知符号,胡人俑是中古墓葬里固定配置的模式和标志,其作为丝绸之路梦幻再现的真实片断,一直成为关注隋唐大国国际交往的线索。山西晋东南长治(上党)地区多年来出土的唐代灰陶俑中有着“胡商、女眷、高驼、载物”的鲜明地域特色,这些骑驼胡商俑如果与长安、洛阳等唐代京畿地区出土胡俑相比,别有殊样、独炫异彩,甚至不乏令人赞叹的孤品和精品。陕西师范大学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葛承雍依据其独特性,将其命名为“上党殊样”或“长治模本”。基于对山西长治胡商骑驼俑表现的原生艺术特色的学术性探讨,葛承雍指出,该地区胡商及家眷骑驼俑不是一般肤浅的胡人造型,其出土文物的艺术原创性给了人们新的解读兴趣和灵性感悟,有益于深入了解丝路纽带的延伸,不仅有着不可多见的原生艺术水平,更有着补史、证史、明史的历史价值。

推动丝绸之路学术研究向更深层次发展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