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杜甫遗迹的文化意蕴与学术价值

杜甫遗迹的文化意蕴与学术价值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7-06

原创 魏景波 中国社会科学网

所谓“杜甫遗迹”,指杜甫出生成长、漫游流寓、科举仕宦、去世卒葬之地留存至今的故居、祠堂、草堂、书院、坟墓等。这些遗迹多为后人祭祀和纪念杜甫而建,历经漫长岁月,或今天尚存,或不复存在,仅记载于史料中。与之相关的文献史料主要有三类:一是遗迹现存的碑刻文献;二是传世文献,尤其是方志所载的杜甫遗迹盛衰兴废等相关史料;三是后世文人凭吊杜甫遗迹时留下的诗词曲赋等文学作品。杜甫遗迹与相关文献累积了后世对杜甫其人其诗的集体文化记忆,是传扬杜甫人格精神的物质载体,值得深入考察探究。

历代杜甫遗迹的空间分布

杜甫生于中原,卒于湖湘。弱冠漫游南北,遍历齐赵吴越;中年寻求功名,旅食京华十载;晚年迫于生计,辗转巴蜀荆湘。一生行踪所至,遍布大半个中国。杜甫流寓之所与生卒之地,后人多建祠纪念,其称名或曰“杜公祠”,或名“工部草堂”,或称“杜甫故居”。据不完全统计,历代留存的各类杜甫遗迹多达四十余处,涉及唐代行政区划中的二十四个州县,分别位于今天的河南、山东、陕西、甘肃、四川、重庆、湖北、湖南八个省市。在漫长的历史演进与岁月淘洗中,这些遗迹迭经兴废而多数至今尚存,成为后人不断登临题咏的文学胜地和文化地标,积淀了极其深厚的历史内涵。在这些杜甫遗迹中,存有大量碑刻文献,内容涉及相关遗迹的兴建始末与评杜、咏杜之作。此外,与杜甫遗迹相关的文献,尚有许多散落在地方志的历代记载与考述中,也包括集部文献中的文人题咏之作。这些资料构成了杜甫遗迹丰富的文献宝库。按空间和时序论列,历代杜甫遗迹可分为四大区域。

一是中原地区的杜甫遗迹。这一区域包括河洛所在的中原地区及毗邻的齐鲁之地,涉及杜甫出生地和早年壮游行踪所至。主要遗迹有巩县杜甫诞生窑与杜甫墓、偃师杜甫墓、兖州少陵书院、任城杜甫祠等。杜甫自谓“奉儒守官,未坠素业”(《进雕赋表》),中原地区代表了杜甫青少年时期接受的儒家文化熏陶。

二是关陇地区的杜甫遗迹。关陇地区乃杜甫壮年游历所至,包括今陕西、甘肃。作为京城的长安既是杜甫祖籍所在,也是杜甫政治理想的寄托,流离陇右时则是杜甫人生的转折期与诗风的新变期。主要遗迹有长安少陵原杜公祠、鄜州羌村杜甫故居、延州杜公祠、秦州杜工部祠、成州杜公祠等。关陇地区是唐王朝的政治中心,这一地区的遗迹承载了杜甫的功名意识与杜诗的政治内涵。

三是巴蜀地区的杜甫遗迹。流落巴蜀、飘泊西南是杜甫生平的转折期,更是杜甫诗作数量上的高产期,也是质量上的高峰期。巴蜀地区杜甫遗迹众多,存留文献较为丰富,对研究杜甫飘泊西南的经历与心态大有禆益。主要遗迹有成都杜甫草堂、梓州杜甫草堂、阆中诗圣堂、奉节杜甫草堂等。飘泊巴蜀时期,杜甫远离了中原的战火,生活稍得安定,诗风由沉郁顿挫一变而为萧散清丽,同时也带动了此区地域文学的长足发展。

四是荆湘地区的杜甫遗迹。荆湘地区是杜甫生命的终点,杜甫晚年的诗风发生了显著变化,观照现实的外视角逐渐让位于反省自身的内视角,对平生的追忆和对生命的反省成为重要主题。主要遗迹有岳阳杜甫亭、株洲杜甫草堂、耒阳杜公墓与杜工部祠、平江杜甫墓与杜文贞公祠等。杜甫晚年行踪和交游存在颇多疑点,荆湘地区的杜甫遗迹对考察杜甫晚年的行踪、交游和卒葬有重要价值。

杜甫遗迹承载的文化意蕴

杜甫遗迹星罗棋布,形态多样,承载着深厚的文化意蕴,是研究杜甫的资料库。其文化意蕴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杜甫遗迹既是历史遗存,也具有当下价值。杜甫一生命途多舛,颠沛流离,背负着深厚的忧患辗转奔波于疮痍满目的大地,举凡羁旅之困顿、友朋之聚散、生灵之涂炭、家国之兴衰,无不形之于歌吟,感召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被誉为“诗圣”“诗史”“集大成”。后人为杜甫兴建的祠堂等建筑,不仅表达了对杜甫诗歌的礼赞,,更是对杜甫悲天悯人的文化人格与思想精神的认同与传承。以同州杜公祠为例,北宋宣和年间,晁说之知同州,出于对杜甫的崇敬,兴建杜甫祠堂,撰有《成州同谷县杜工部祠堂记》,勒石成碑。碑文既颂其诗,又赞其人:“唯知其为人,世济忠义,遭时艰难,所感者益深,则真识其诗之所以尊,而宜夫数百年之后,即其流寓之地而祠之不忘也。工部之诗一发诸忠义之诚,虽取以配国风之怨、大雅之群可也。”祠记从知人论世的角度出发,既赞杜甫之忠义精神,又颂其诗可配《国风》《大雅》,代表了宋代士人在杜诗经典化过程中对其的再度阐释。
杜甫遗迹的文化意蕴与学术价值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