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林建华:在北大做校长最轻松,也最辛苦

林建华:在北大做校长最轻松,也最辛苦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7-07

北大校长是最轻松的,校长不需要有想法,因为教授的想法已经很多了。当然,即使你有想法,也不能贸然行动,因为大家只顾品头论足,就没有人去做了。

但这并非是说校长就可以轻松了,实际上,在北大做校长是最辛苦的。学者们的思想活跃,对学术发展也是众说纷纭,校长和学术管理团队必须要有很好的学术判断力,才能把握学科建设和发展的重点,保持学校的竞争力。

图文无关

作者 | 林建华(中国老教授协会会长,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北京大学原校长、未来教育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01

学术文化

有一次,我参加斯坦福中心举办的关于大学教育的讨论会,讲完之后,斯坦福的副校长问了一个问题:中国大学如何对待学者自治?我给她讲了一个故事。

一位北大老教授曾问我:“你担任过重庆大学、浙江大学和北京大学的校长,这三个学校有不同吗?”

我回答说:“在重庆大学做校长比较辛苦,校长要有想法,制定发展战略,还要找到合适的人,去落实和实施。浙江大学要好得多,校长只要有想法就行了,做事的人很多,而且做事情很快。北大校长是最轻松的,校长不需要有想法,因为教授的想法已经很多了。当然,即使你有想法,也不能贸然行动,因为大家只顾品头论足,就没有人去做了。”

虽然这只是一个随意的回答,但说明了大学文化和传统对学术事务的影响。

大学中的教学和研究都是学者承担的,学者是大学的主体,或者说学者就是大学。但是,学者能否真正自治,或者说教授能否主导学术,依赖于大学的学术文化和学者的学术水准。

北大高水平的学者比较多,学术文化也比较开放自由,学者对学术独立和自治的要求也比较强烈。在北大,如果校长想做成一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变成学者们的想法,让学者们提出来,这样你只要在旁边支持和鼓励就可以了

这并非是说校长就可以轻松了,实际上,在北大做校长是最辛苦的。学者们的思想活跃,对学术发展也是众说纷纭,校长和学术管理团队必须要有很好的学术判断力,才能把握学科建设和发展的重点,保持学校的竞争力

(来源:北京大学)

02

学者的学术管理

学术研究是高度依赖个人创造性的事业,它需要独立的和宽松的学术氛围,使人们在没有思想束缚的环境中,充分展示他们的创造性。

展开全文

学者的学术环境实际上是周围的人,是他能与什么样的人一起工作和交流,因此,学者都有很强烈的愿望选择或主导学术管理,这是学者对学术自治的内在诉求。给予学者更大的学术管理责任,是好学校学术管理的基本特征

学校要建立起合理的制度规范,才能使学者真正参与学术管理。

尽管学校都建立了各级学术委员会,但主要作用是对学校的重要学术决策进行审议。从制度安排上,,学术委员会是被动的,并不能主动进行学科的规划和建设

因此,我们在学术委员会体系中,设立了学科建设委员会,并在一些重点建设领域,设立了一系列分委员会,让更多学者参与到学校的学科规划和建设中

与学术委员会不同,学科建设委员会是主动进行思考,规划和推动学科发展的议事机构。学校根据学科发展趋势,确定未来发展的重点领域,委员会负责本领域的规划和实施工作。

十多年前,北大就在生命科学领域组建了生物医学学科建设委员会,负责学校生物医学发展规划和实施。近几年,北大又在临床医学+X、区域与国别研究、大数据、学术支撑体系等重要领域建立了相应的学科建设委员会。

在学科建设委员会的推动下,学校组建了理论生物学研究中心、分子医学研究所、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所、生物动态成像中心、中国社会调查中心、区域与国别研究中心、大数据研究院,以及工学院、科维理天文与天体物理研究所等跨学科的研究机构。

林建华:在北大做校长最轻松,也最辛苦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