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论文发表乱象已成世界共性问题

论文发表乱象已成世界共性问题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7-09

摘自百度百科词条,其中关于中国学者学术道德的评价是一种有代表性的观点

对此,要指出的是国外的月亮并非更圆,失范论文频频出现在学术期刊是新世纪以来一个世界共性问题。

学术发表混乱的现象正从新兴学术体席卷世界

在全球范围内,韩国学术圈相对于美、欧来说发育的比较晚,各方面来说要青涩一些,代表了新兴学术体的大致情况。

与这种青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社会封建意识浓烈,社会流动相当封闭,父母对子代的扶持也是不遗余力。此外,从官方到民间实用主义冲动强烈,体现在科研上就是冒险主义投机倾向盛行。

目前,韩国已发生过多起严重的学术造假事件。黄禹锡是韩国学术不端的一个典型案例,其2004年在《Science》上发表了关于用体细胞核置换方法培育干细胞的论文。2005年5月,他又在《Science》杂志上发表论文,宣布攻克了利用患者体细胞克隆胚胎干细胞的科学难题。

如果两项科研成果是真实的,那么人类将有望攻克癌症。由此,韩国的造神运动开始了,韩国政府授予其“韩国最高科学家”荣誉,甚至有报纸称其为“民族英雄”。

可纸包不住火,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很快提出了怀疑。首尔大学调查委员会经过调查最终认定,黄禹锡科研组2004年和2005年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干细胞论文属于编造实验数据论文。

黄禹锡就论文造假认错

最终黄禹锡被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期3年执行。但是黄禹锡并没有退出学术界,依然还拥有自己的研究团队。这点和国内的“汉芯”事件、“韩春雨造假”事件非常相似。

前面提到韩国社会相当封闭,唯有韩国高考被视为韩国孩子改变命运的阳光大道。即使是接收过优质高等教育的家长对于子女的教育问题也相当焦虑,这便造就了一大批“王松奇主编式”的韩国家长。

韩剧《SKY Castle》剧照,反映了韩国家长对子女教育问题的焦虑。

为了孩子在入学申请中加分,韩国的家长们选择将其作为论文的共同作者。2019年,根据举报,韩国教育部和大学方面已经确定了794篇少年儿童参与合著的出版物,其中549篇已经过审阅,但发现有 24篇论文的少年儿童合著者身份不合规。

表面上看549篇中有24篇有问题,这个比例已经不小。再加上韩国教育部的检查仅仅针对的是合著的形式,实际有问题的论文数量肯定更多。

事实上,韩国的学术不端也不仅限于为子女考虑。2015年12月14日韩联社报道,韩国京畿道议政府市地方检察厅当天以违反《著作权法》和妨碍工作罪名,对涉嫌完全抄袭或姑息抄袭他人著作的韩国110所高校的179名教授提起公诉。这些教授涉嫌抄袭或姑息抄袭显然是为了自己。

虽然韩国是学术新兴体,但同时也是世界发达经济体。韩国学者有足够财力开展研究,韩国大学可以从全世界引入需要的人才和设备,如果要进行学术监督也有政府的大力支持。

理论上说,韩国学术圈不应该深陷学术不端,2014年《Science》杂志的一个研究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针对arXiv数据库中各国科学家的论文,《Science》进行了文本对比研究(类似于中国知网查重),制作了这样一个地图。

上图用颜色深浅代表着疑似论文抄袭现象的多少

信息显示,世界论文抄袭率最低的德国,抄袭率为3.23%。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分别为4.74%、5.65%和5.89%。而中国、巴西、印度等国的抄袭率分别为10.8%、8%、10.99%。而韩国的比例从颜色上看和日本差不多。

目前,韩国的学术造假正严重向头部集中。这种现象是韩国封建官僚的学术管理机制、民间盲目狂热的学术造神、大学与研究机构中严重的学阀作风、对待学术不端行为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的荒诞学术纪律共同造成的。

除了韩国之外,从最少的德国抄袭率也有3.23%来看,近二十年来学术不端正在席卷整个世界。

因揭露学术不端而闻名全球的“撤稿观察”网站共同创始人伊万•奥兰斯基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曾经表示:“我们统计的全球论文撤稿量已从2000年前的每年不足40篇,上升到2018年的约1400篇(该组织关注的期刊档次较高,所以数字偏小),其中约60%与学术不端有关。”

两次论文失范的症结是被核心期刊论文数据库收录

论文发表乱象已成世界共性问题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