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荷兰 1/12 的科研人承认捏造或篡改结果,我国学术圈情况如何?

荷兰 1/12 的科研人承认捏造或篡改结果,我国学术圈情况如何?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7-13

近日,,metarxiv 网站上发表了两篇来自荷兰的 " 学术诚信调查报告 ",报告显示:大约 53% 的博士生承认在过去三年中经常从事 11 种可疑的研究行为中的一种,而教授的这一比例为 49%;超过一半的荷兰科学家经常从事可疑的研究活动,十二分之一的人承认在过去三年中犯下了更严重的研究不端行为 : 捏造或篡改研究结果。

如此之高的比例令外界震惊,但专门研究生物医学论文中图片造假行为的 Elisabeth Bik,这位国际上大名鼎鼎的打假卫士对这项调查估计的欺诈行为却并不感到惊讶。学术不端似乎已泛滥成灾,我国学术圈情况如何?

荷兰 1/12 的科研人承认捏造或篡改结果,我国学术圈情况如何?

学术不端如何界定?你是否在无意间涉身泥沼?

早在 2010 年,国家教育部发布的《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学术规范指南》就对学术不端行为做出了明确界定。学术不端的范围包括 " 抄袭和剽窃(plagiarism)"、" 伪造 ( fabrication ) 和篡改 ( falsification ) "、" 一稿多投 ( multiple contributions ) 和重复发表 ( repetitive publication ) "。

特别要注意的是,自己照抄或部分袭用自己已发表文章中的表述而未列入参考文献,也会被视为 " 自我抄袭 ",因此,表明参考文献是十分重要的,哪怕文献来自自己。但引用也并非没有限制,目前我国对自然科学的作品尚无引用量上的明确规定,但建议在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学术论文中,引用部分一般不超过本人作品的五分之一。

" 一稿多投 " 的含义也不仅局限于字面意思,将 A 文章拆分为 B 文章与 C 文章,然后把 A、B、C 文章分别投递给不同期刊,或将中文发表的论文翻译成英文或其他外文进行发表,亦属于一稿多投。不过,根据国际学术界的主流观点,对首次发表的内容充实了 50% 或以上数据的学术论文,可以再次发表,不属于一稿多投,但要引用上次发表的论文 , 并向期刊编辑部说明。

荷兰 1/12 的科研人承认捏造或篡改结果,我国学术圈情况如何?

中国学术圈成重灾区?评价标准或成罪魁祸首

国内的学术诚信问题一直被大家诟病,甚至在查询参考文献时,我们自己内心也会对国内同行研究结论的可信度打个折扣。

近年来,中国学者 SCI 发文量屡创新高的同时,撤稿量也不断攀升。据报道,英国皇家化学学会由于发现 " 系统性伪造证据 "(所谓的 " 论文工厂 " 制品),截止 2021 年 2 月,European Review for Med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 杂志撤回中国学者稿件已达 162 篇;2021 年 6 月 4 至 7 月 11 日,Journal of Cellular Physiology, Journal of Cellular Biochemistry 及 Bioscience Reportsyi 以文章结论不可靠及图片重复使用的原因同时撤回 129 篇中国学者文章。

荷兰 1/12 的科研人承认捏造或篡改结果,我国学术圈情况如何?

但海外也并非净土,享有教授、主席、院士等多重头衔的美国科学家 Thomas J.Webster 有 72 篇论文被质疑学术不端,据传其实验室已被大学暂封;纳米毒理学及纳米纳米药物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Andre E.Nel 于 2018 年在 ACS Nano ( IF=15.88 ) 的文章因无法重复,近日被杂志撤回。

201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Gregg L. Semenza 署名的 38 篇论文在 PubPeer 上被质疑一图多用、P 图造假。从国内到国外,从知名教授到诺奖得主,撤稿新闻屡见不鲜。

不分伯仲的造假丑闻或许是因为全球科研人员背后有着相似的评价体系。此次荷兰学术诚信调查的主要负责人 Gowri Gopalakrishna 也表示 :" 目前的评判标准是数量多于质量,且阴性结果不易发表,这种压力可能会导致偷工减料。" 唯一不同的是,国内庞大基数的临床医生所附属的巨大论文发表需求,撑起了 " 论文工厂 " 这一新兴产业,使得论文打假时在数量上显得格外瞩目。

不诚实的接力,垒起科研的海市蜃楼

一个人的造假或许只关乎个人名誉,而一群人的造假,就将浪费体量庞大的科研资源,甚至害人性命。说到这,不得不提著名的 " 心肌干细胞事件 "。

荷兰 1/12 的科研人承认捏造或篡改结果,我国学术圈情况如何?

前哈佛医学院教授、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任 Piero Anversa" 坚持不懈 " 造假十余年,凭一己之力开拓心肌干细胞领域,引无数学者跳入火坑。从 2001 年首次提出 C-Kit 细胞存在,到 2018 年东窗事发一次性被撤回 31 篇论文,17 年间,心肌干细胞的大楼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楼塌了。这一造假事件并不仅仅涉及 Piero Anversa 的 31 篇论文,更涉及全球范围内以这些论文为依据申请的无数课题基金," 附和 " 的阳性结论,培养的若干硕士博士、杰青学者。

荷兰 1/12 的科研人承认捏造或篡改结果,我国学术圈情况如何?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