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悼念陈共教授:栉风沐雨 深耕学术沃土

悼念陈共教授:栉风沐雨 深耕学术沃土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7-27

陈共教授

“我一开始工作就是在中国人民大学,这一辈子也都是在这里,算是典型意义上的‘人大人’了。”陈共在“口述历史”中这样描述他和人民大学的不解之缘。从烽火中救亡图存的有志青年到和平年代授业解惑的饱学之师,陈共见证了新中国崛起腾飞之路,也亲历了中国人民大学发展壮大的历程。

01

名副其实的“人大人”

1948年的秋天,解放战争硝烟弥漫,国民党当局变本加厉地腐败。正在东北大学农学院读二年级的陈共再也无法平静地稳坐书斋,他通过秘密通道来到正定的华北大学,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华北大学密切结合革命斗争实践的课程内容、注重理论联系实际的教学方法让陈共耳目一新。他像一株雨后春笋,带着一个青年人的激情吸吮新思想的养分。短短四个月的学习,陈共觉得顿开茅塞,对很多问题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基本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人生观。学习结业后,陈共留校工作。1950年初,华北大学一批具有一定文化基础的同志转入中国人民大学,成为第一批教员,陈共就是其中之一。他从此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教学生涯。

位于河北正定的华北大学校舍

中国人民大学是中国共产党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创办的第一所新型正规大学,作为第一批教员,陈共有幸经历了建校初期的艰难和兴奋。他还记得,转到人民大学的第一件事情是参加建校后第一次招生工作,他被编入由5人组成的辽宁省招生小组。那时,人民大学还没有面向社会招生,是由各部门各地方党委组织部门推荐,由学校审核报考资格和文化水平择优录取。陈共至今仍记忆犹新,那是1950年初,正值除夕,陈共到锦州招生办完工作后坐火车回沈阳,是在火车上过的春节。人民大学的第一批招生,无论对学校还是对参与招生的个人,都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

招生回来后,学校关于开学的有关工作基本就绪,当时苏联专家也陆续到校,陈共被分配到财政系会计教研室任教,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次“挑战”。陈共原来是农学院的学生,对经济学和会计学方面的知识几乎一无所知,甚至连什么叫“会计”也不清楚,只知道是记账的,学习后才知道会计学的基本原理是借贷关系,而每一笔借贷都是相关联的,是一门复杂而系统的学问。现在居然要在课堂上讲授会计学课程,只能是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现学现卖”。教员们先跟着苏联专家学习,回来后要整理出自己的讲稿,接着就要登台讲课了。陈共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讲台时出现的尴尬情景。当时,初出茅庐难免有些紧张,又加上刚刚学来的专业知识还不够熟练,当讲到多个账户、多项借贷的时候,讲来讲去,居然把自己都讲迷糊了,这时只好停下来冷静一下,弄明白了再讲。好在当时的学生大部分是工作多年的干部,完全谅解青年老师的 “窘态”,不仅没有责怪,反而给予勉励。不过,事不过三,几次讲授之后,陈共就逐步进入状态,越来越熟练,不断升华,很快成长为教学骨干。

当时,陈共还教授一门“工业企业经济活动分析”课程,这门课程是很多干部从事工业建设的“入门课”。通过学习,学生们对企业的整个经济活动有全面的了解并能进行一定的分析。同时,大家也普遍反映这门课通俗易懂、务实管用。这个时期,新中国的工业建设如火如荼,国家部委和机关,如天津市委工业部、北京市委、国家监察部以及大专院校也纷纷邀请陈共去讲课。课程最为繁忙的时候,一个星期大概要讲二十几个课时。能够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做贡献,陈共感到无上荣耀和兴奋,从来不讲报酬、不顾劳累,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讲。

人民大学建校之初就建立了一套健全的教员培养制度。一是邀请苏联专家直接给教员讲课。几乎每个专业都有苏联专家指导和授课。二是举办教员研究生班。陈共也曾在这个学习班学习,在苏联专家的讲授和指导下攻读《资本论》,只半年时间就基本上学通了《资本论》第一卷,并感到受益匪浅。三是举办夜大学。教员们白天讲课,晚上到夜大学系统学习哲学和政治经济学等课程,奠定了大家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

陈共为财政金融学院2017届优秀毕业生代表颁奖

悼念陈共教授:栉风沐雨 深耕学术沃土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