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在学术界失眠”:行政逻辑和高校青年教师的时间压力

​“在学术界失眠”:行政逻辑和高校青年教师的时间压力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8-04

本文以质性访谈材料为基础探讨高校青年教师在行政逻辑主导的学术劳动力市场中应对时间压力的方式。研究发现,当前的量化评价机制由行政力量主导,青年教师被强制性地裹挟于科研产出的竞赛中,考核评比方式较为单一,与学术逻辑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矛盾,给青年教师增加了时间压力和焦虑。


青年教师主要通过延长工作时间等“自我剥削”方式来应对时间压力,他们牺牲休闲和家庭生活,身心健康受损,越来越像“知识工人”。不过,来自制度环境压力的负面影响一定程度上被青年教师对学术职业追求的内驱力中的积极感受所掩盖,过度工作的意识逐渐被内化。但是,这不利于学术劳动力的再生产和学术劳动力市场的可持续发展。


一、问题的提出


“在象牙塔和学术流水线之间”这一比喻或许较为恰当地描述了当前许多高校青年教师的窘迫处境[1]。他们中一些人怀揣着“以学术为志业”的理想,却面临着为生产学术成果而彻夜难眠及为避免转岗或失业而疲于奔命的现实。


当前,对于正在努力想“上岸”的青年教师而言,“在学术界失眠”一语并非过甚其辞,因为他们身处其中的学术职业的制度环境表现出过度强调生产效率的特征,而生产效率以单位时间内的产量来计算,所以青年教师常常需要通过牺牲身体健康和占用休闲时间来应对时间压力[2]


近年来,中国自然科学领域的论文数量排名在全球领先,但也出现高校青年教师由职业竞争加剧引发的工作压力增大、工作倦怠感提升和心理健康问题增加等现象[3][4][5][6]。许多青年教师在考核压力下,不得不以追“热点”、主动“灌水”及弄虚作假等方式来提高学术生产速度[7],降低了学术产出质量。


当前,学术职业的制度环境何以使得激励学术生产的举措成为青年教师时间压力的主要来源?从制度层面来说,以往研究文献的主要切入点是当前过分强调生产效率的全球学术劳动力市场。许多研究认为由于全球学术劳动力市场受到学术资本主义和管理主义的影响,导致其内部雇佣条件分化,增加了学术职业的不稳定性,也加剧了竞争压力,从而促使由焦虑驱动的过度工作逐渐常态化[8]。就理解我国的现实状况而言,这种视角的解释力稍显不足。


在我国,行政力量主导着学术劳动力市场的资源配置与政策制定。行政逻辑实质上是科层制管理逻辑,它主要通过行政指令的方式为各级主体制定目标,操作上可能表现为“非升即走”等政策的实施情况存在不同组织的区别,也可能表现为各高校量化评价标准的差异与变动频率的不同,等等。行政逻辑与学术逻辑产生的矛盾增加了青年教师的时间压力。因而,本文所提出的问题是:行政逻辑如何加重青年教师的时间压力?青年教师的应对策略又是什么?


二、文献回顾与分析逻辑


时间压力是学术工作的一个明显特征,它既源于学者追求学业的内驱力,也源于外部约束力量的强制性。以往研究通常从理论上对学者的时间观进行类别化来分析时间压力的来源和结果。根据学者的工作体验可区分出日程表时间、不受其他安排影响的时间、合同时间和个人时间四种冲突的时间视角[9]受到日程表控制的时间是当前学术工作时间安排的主要特征。


另外,还可根据时间边界来建构学者不同的时间观,比如工作时间可分为真实工作时间和浪费时间。缺乏前者会导致学者产生挫败感和失落感,而后者以碎片化的形式打断、挤压可用于学术工作的时间[10]。时间分类直观地展现了外部控制带来的时间压力越来越大而学者的自主性越来越小的现实。


多数研究倾向以“学者的学术时间被越来越多的其他工作所挤压”为隐含的前提,大部分学者的时间观大致相似,少数研究者则存在差异[11][12]。Spurling发现不同职业阶段的学者感受到的时间压力存在显著的差异,因为时间质量不同


时间质量通过工作与休闲边界的区分、学术工作的节奏和组织的调节这三种机制产生。学术等级低的教师的时间质量相对更差。另外一些研究发现,新进教师由于学术身份、晋升压力、考评机制、行政安排、时间管理自主权、缺乏研究经费等原因而导致时间压力更大[13][14][15][16]


​“在学术界失眠”:行政逻辑和高校青年教师的时间压力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