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网 > 学术资讯 > 龚龑评《牛津英国史》︱一部重要学术著作新译本的遗憾

龚龑评《牛津英国史》︱一部重要学术著作新译本的遗憾

学术期刊网 学术资讯 2021-08-17

《牛津英国史》,[英] 肯尼思·O. 摩根著,方光荣译,人民日报出版社2021年3月出版,688页,138.8元

英国学者摩根(Kenneth O. Morgan)主编的《牛津英国史》(The Oxford Illustrated History of Britain),面世已经三十五年了,其间多次重印,2000年和2009年又曾修订、扩充。《牛津英国史》兼有插图版和无插图版,市面上前者居多。另外,,牛津大学出版社的通识丛书(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ooks)中的英国断代史系列,大多分册出自这本《牛津英国史》里的相关章节,比如《中世纪英国》分册就是《牛津英国史》第三和第四章合并而成的,《19世纪英国》分册则是由《牛津英国史》的第八和第九章连缀起来的。

1993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这本书在国内第一个中文译本,最初书名为《牛津英国通史》。中国读者得感谢爱丁堡大学的狄金思教授的推荐,更要感谢南京大学八位学者的联袂翻译。这些学者多是英国史方向的专家,译文比较准确,虽然各章的翻译水平参差不齐。2007年,外研社又推出一个添加注释但不带插图的英文版《牛津英国史》。似乎这些还不能满足中国读者的需求,稍后外研社策划的“英汉双语百科书系”,又大量引入了上面提到的牛津“通识丛书”中的英国断代史系列,目前已经译出其中五个历史时期的分册。外研社的各分册译本,英汉前后对照,读者用来更趁手。几位译者大多专攻英国文学,可见文史不分家。有的译本添加了大量注释,个别地方,还指出了英文作者的笔误。

考虑到《牛津英国史》是一部重要的学术著作,这些投入是必要的。而且,外研社译本的确弥补了商务版遗留下的“历史”问题。举一个例子,《18世纪英国》分册,某章节的英文标题是The Making of Middle England,商务版译为“中部英格兰的形成”,外研社的则是“英国中产阶级的形成”,显然后者更符合原意。当然,也有一些疏忽,两书都没有纠正过来。比如,十八世纪英国部分的另一标题,Industry and Idleness,商务版译为“工业和失业”,外研社是“工业和赋闲”,措辞略有变化。其实,作者朗福德(Paul Langford)在这里借用了当时英国著名画家霍加斯的作品标题,可以翻译成“勤勉与懒散”。这一部分先列举水陆交通、城乡等各方面的“改良”(improvements),再来论述贫穷、犯罪等问题以及政府和教会的应对举措,实在和“工业”没太有关系。朗福德后来将《牛津英国史》的相关部分(也就是第七章),拓展成了八百多页的著作《温文尔雅的经商之民》(1989),这本书的第四章再次使用“勤勉与懒散”这个标题,还为此配了一幅漫画版的霍加斯原作:织机旁站着两个学徒,一个兢兢业业,另一个无所事事。

旧错未纠,新错又增

近来得知,摩根主编的《牛津英国史》又有新译本面世(人民日报出版社2021年版,译者为方光荣,以下提及的具体页码,均出自这个版本,简称方译本)。赶紧购得一册,对照原著,验证自己的理解。看到“工业与闲暇”的标题,不免有些失望。接着再挑几个标题,大吃一惊,不仅没有进一步“纠错”,反倒生出不少新的谬误。方译《牛津英国史》第341页的标题,“知更鸟统治的兴起”,英文是The Rise of Robinocracy,商务版和外研社版的翻译均准确,并且添加了相关注释。Robin是当时首相的昵称,全名叫罗伯特·沃波尔(Robert Walpole),Robin之于Robert,犹如Will之于William。顺手再指出几处错误。方译本第238页的标题,“王室少数”,原文是Royal Minority,意思是“君主年幼”,指爱德华六世冲龄即位。方译本第275页,讨论伊丽莎白时代的诸种问题,其中所谓“法院贪腐的横行”,此处“法院”的英文是 court,应译作“宫廷”。方译本第109页,Bastard Feudalism被翻译成“可恶的封建主义”。这是一个学术用语,外研社的译文是“亚封建主义”,并给了注释,处理恰当。这个词指中世纪晚期的封建主义,它不再是基于土地分封的封君封臣制度,而是转变为以支付现金为条件的扈从制。不妨直译为“变种的封建主义”。

在方译《牛津英国史》中,同一个词,有的地方翻译正确,换了一处,却译错了。比如第324和325页,译者用了“乡村党派”和“乡村意识形态”等说法;“乡村”的原文是country,理解无误,但是到了第341页,却成了“国家辉格党人”。Court和前面提到的Country,都是英国十七世纪历史的重要词汇。宫廷党和中央政府相涉,乡村党和地方权力精英牵连,“宫廷”和“乡村”,“在朝”和“在野”,逐渐成为政治、心理和道德上的对立物。再来看一个例子,方译本第339页提到“《结社法案》”,到第349页变成了“《公司法》”,译者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两个法令是同一个英文词组,Corporation Act。查理二世复辟后颁布《市政法》,其目的是要求市镇政府机关的供职人员必须采用国教的圣餐仪式。
龚龑评《牛津英国史》︱一部重要学术著作新译本的遗憾杂志位列学术资讯
广告位